好兄弟为解除婚约而苦恼,端敬侯府小侯爷宴轻醉酒后为好兄弟两肋插刀,“不就是个女人吗?我娶!”酒醒后他看着找上他的凌画——悔的肠子都青了!凌画十三岁敲登闻鼓告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