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誓约(1 / 2)

T500 www.t500.net,最快更新轮回乐园最新章节!

高墙下的雾门前,一众猎手面带笑容的迎接刚从地宫内出来的黑A,为了防止有地宫怪物从黑A后面的雾门内冲出来,一名猎人还以自己的冰系能力,‘贴心’的封住黑A身后的雾门。

在一众猎人的‘欢迎’下,黑A眯起眸子,紧握手中的「渊陨」剑,他身后的薇薇,则试图解释这都是误会,但留意到一众猎手的笑容越发灿烂后,薇薇被迫放弃。

“古老纹章在你手里?”

坐在一众猎人前的苏晓开口,黑A没回话,见此,苏晓示意一众猎人可以出手了。

雾门前,黑A活动脖颈,看起来颇有几分自信,就在一众猎人合围冲来时,黑A手中的「渊陨」剑刺入地面内。

咚!

震响传出老远,虽没沙之王那一剑刺崩几十公里大地的气魄,但也很有气势,烟尘内的黑A一声怒吼,气息完全放出,暴怒又黑暗。

30秒后。

“弄把破剑往地上乱扎什么,弄了老娘一身土,老娘早上刚洗的头发。”

泰莎的心腹眼镜妹,对着倒地的黑A又是一拳,黑A的确不弱,问题是,他现在对战的,是联盟最强的暴力机构·猎手部队,这些猎人连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都围攻过,眼下围攻黑A,简直手到擒来。

“你还瞪,揍了我们大小姐,你还敢这么横,老娘今天就弄死你。”

眼镜妹有点上头,抽出一旁面具男的锐剑,就准备给黑A来一下,在几名猎人与艾丽莎的合力劝阻下,眼镜妹才气怒的坐在一旁,以不善的目光,盯着黑A。

被几名猎人按在地上的黑A,依然镇静与目光冰冷,见此,苏晓让几名猎手将其押上前来,很快,黑A坐在苏晓前方两米处的地面上,身上绑着很多圈能量线,一把钩刃抵在他脖颈上。

“黑A,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巴哈刚开口,黑A后面的薇薇就赶紧解释道:“白夜院长,我们错了,其实我们加入黑暗神教,是为了不让他们得到古老纹章,黑,快把古老纹章拿出来呀。”

同样被束的薇薇,用肩膀拱了拱一旁的黑A,结果黑A不为所动,只是垂着头。

“确定不交出来?现在有公证在,我们的确没办法硬抢。”

巴哈翅膀如手般摸了摸下巴,看似有几分苦恼,见此,黑A的目光终于有所波动,他就是笃定这点,才始终沉默,增加自己的谈判筹码,至于黑A的目的,那自然是用手中的「古老纹章」换「生命源质聚合晶体」。

巴哈话锋一转,它对黑A坏笑着说道:“你现在是黑暗神教阵营,这你没办法抵赖吧。”

闻言,黑A虽没说话,但从神情的细微变化看,是默认了。

“现在幽魂城的黑暗神教已经倒了,没有这大本营,那些残余成员就是秋后的蚂蚱,而现在,联盟的猎手部队,正满城抓捕黑暗神教成员,你显然也是其中一员。”

“那又怎样。”

黑A终于开口,见此,巴哈笑的更无良,它继续说道:“那又怎样?你想想,在你被猎手部队抓捕后,你会是什么下场?无非两种,1.被处死,2.被猎手部队转交给黄昏疯人院,被关到疯人院的地下监牢里,以咱们的交情,肯定不会让你被处死,小伙子,你放心,我们会尽快安排你入住我院。”

听到这番分析,黑A的目光逐渐凝重,这明显是绕过了公证的禁止条例。

“相比什么也得不到,还被关到地下监牢,我出个提议,你看能不能接受,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想用「古老纹章」换「生命源质聚合晶体」嘛,其实我们也是这么想的。”

听巴哈这么说,黑A眼中浮现不一样的神采,可巴哈的语气一变,颇感惋惜的说道:

“问题是,你出来晚了,你要早点出来,我们肯定愿意用一整颗「生命源质聚合晶体」,和你换「古老纹章」,但在你之前,太阳使徒用他得到的所有「先祖秘宝」,换走了半颗「生命源质聚合晶体」,别这么看我,他原本想换一整颗,但我们感觉这筹码还不够,就先给了他半颗,让他再去搞筹码,换剩下的半颗。”

言到此处,巴哈取出半颗「生命源质聚合晶体」,带着几分惋惜的说道:“我们总不能用这半颗「生命源质聚合晶体」,和你换「古老纹章」吧,你肯定不会同意,哎?你怎么把「古老纹章」拿出来了?你同意了?”

巴哈‘惊讶’的看着黑A,它有几分‘不敢置信’的用半颗「生命源质聚合晶体」,换得「古老纹章」。

“依我看,黑A不像是黑暗神教的成员,他肯定是被胁迫,你们说对吧。”

巴哈的此言,让周边猎人纷纷开口说道:

“我们队长联系我,说有急事,先走了。”

“我拉稀,告辞。”

“我,我……”

最后一名猎人我了半天,也没想出新理由,但也快步走远,半分钟不到,一众猎人都离开,还把艾丽莎带去见她姐姐泰莎。

雾门前只剩苏晓、布布汪、巴哈、黑A、薇薇,其中的黑A挣脱束缚,从地上起身,他看向巴哈,刚要开口,巴哈就预判式说道:“太阳使徒往那边走了,大概走了……半小时?应该差不多。”

听到这话,黑A带上薇薇快步离开,临走前,薇薇还偷偷用手势,对苏晓表达,她会看住黑A,不让黑A做出格的事,显然,薇薇很清楚谁是大腿。

见此情景,苏晓有种想法,就是后续的挖矿队,其实也可以把薇薇加进去,这次黑A妥协,明显不是怕死,或是被关到疯人院的地下监牢,虽很隐晦,但黑A在忌惮一直跟在他身后的薇薇惨死,黑A通过吞噬黑暗圣子,获得了很多东西,但与之相对,也出现了弱点。

在苏晓看来,这很好,倘若黑A没弱点,在离开本世界前,他会以预留手段,让黑A恢复之前的吞噬者形态,现在看来,没这种必要了,现在的黑A,是挖矿队的战力担当。

关于挖矿队,这是苏晓很早之前的设想,眼下愈发完善,他的想法是,把沉默仆从与隧掘仆从,送到资源丰富的八阶世界内。

只送过去沉默仆从与隧掘仆从,一旦被世界内的人发现,别说沉默仆从与隧掘仆从开采出的资源,它们本身都会被劫走,可谓得不偿失。

眼下的情况是,把黑A、薇薇、艾丽莎、太阳使徒、沉默仆从+隧掘仆从,组成小队,一同送到八阶资源丰厚的世界内,黑A等人进入那世界后,做什么苏晓都不会管,但他们必须保证沉默仆从+隧掘仆从无事,直到一个世界进度结束,沉默仆从+隧掘仆从被苏晓以权限召回轮回乐园内。

还有一点,就是沉默仆从+隧掘仆从作为炼金造物,苏晓可以多制造几具,例如制造3名沉默仆从+3名隧掘仆从,让这三组各找一处资源丰厚的地点,进行资源开采。

运营得当的话,每个世界获得10多万的灵魂钱币,都不成问题,倘若那世界的资源丰厚,20多万灵魂钱币收益,也不是没可能,要是挖到高度稀有、高度稀缺的矿脉,一个世界进度50多万灵魂钱币的收益,也不是妄想。

黑A,艾丽莎,太阳使徒三人,可谓是各有特长,也各有钳制关系,黑A与太阳使徒,一个是战力担当,一个是智谋担当,问题是,这两个家伙,一个是逆子,一个是带孝子,让他们带上沉默仆从+隧掘仆从,一个会明抢,一个会监守自盗,可如果艾丽莎在,黑A与太阳使徒就都不敢,被发现的代价,过于惨重。

苏晓对黑A与太阳使徒所做的其他事,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如果这两人敢动沉默仆从+隧掘仆从的资源产出,那他们真就要没了,没有任何反抗机会的灰飞烟灭。

保证了挖矿队不会出现监守自盗的情况,就要考虑所进入世界的外部威胁,挖矿队进入的世界内,必定有盘根错节的各类势力,当这些势力中,有人发现沉默仆从+隧掘仆从,以及它们所开采出的资源,必定心生贪婪。

这时就到黑A、艾丽莎、太阳使徒发挥,黑A是战力担当,擅群战,艾丽莎则擅长追杀+单挑+暗杀敌方高层,太阳使徒则擅长谋略与算计,八阶世界内,少有他们三个合作后无法对付的势力。

如此一来,挖矿队就组建完成,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把他们送入到八阶世界内,这方面,就要看裁决者三贱客了,因此挖矿队的收益中,苏晓占五成,凯撒占两成,癞蛤蟆占一成,暴鼠占一成,黑A、艾丽莎、太阳使徒三人拿一成。

乍一看,苏晓筹备这么久,才占五成,显得少了点,但换种角度看,苏晓所要做的事,都已经做完了,后续他坐等拿好处即可,况且这种事,不把实打实的好处分出去,没办法长久维系的。

雾门前,苏晓看了眼时间,他已在此等了一个多小时,太阳使徒依旧还没出来,三人中,黑A获得了「古老纹章」,艾丽莎得到黑色陶罐,至于太阳使徒,所有参战者发现的「先祖秘宝」,此时都在他那。

其中一部分,是太阳使徒以计谋盗来,更多是他用一种抑制药剂交易来。

身处家族宅邸与地宫内,会承受一种名为渴血症的负面状态,这负面状态会不断叠加,一旦超出承受上限,就将畸变为宅邸或地宫内的怪物,但只要饮下抑制药剂,就能缓解渴血症,而离开这危险区域后,渴血症这种负面状态自然会慢慢解除。

太阳使徒就是用这种抑制药剂,从参战者们手中换走他们获得的「先祖秘宝」,唯独黑A不和他换,原因是黑A把宅邸内的老头商人给劈了,他所持有的抑制药剂足够用,也是因此,之后太阳使徒才想办法盗走黑A所得的「先祖秘宝」。

前方的雾门出现波动,一道身影从里面走出,正是太阳使徒,他依然是笑眯眯的模样,手中提着一个古旧皮质包裹。

“您要的东西,我帮您带出来了。”

太阳使徒将手中的古旧包裹放下,这家伙聪明的很,见雾门外只有苏晓、布布汪、巴哈,就猜到情况不对。

“……”

苏晓抛出半颗「生命源质聚合晶体」,太阳使徒接过此物后,气息明显有瞬间的波动,但他很快发现此物上那不协调的截面,代表此物被分割过。

“剩下半颗,在黑A那。”

苏晓的话音刚落,破风声袭来,一道身影从上方的高墙顶跃下,轰然砸落在地,正是刚离开的黑A。

“找到你了,来和我,分个生死……”

黑A的话还没说完,太阳使徒已抛出手中的「生命源质聚合晶体」,半颗「生命源质聚合晶体」啪嗒一下落在黑A脚前的泥土上,让他的话戛然而止。

黑A皱起眉头,感觉此事必有阴谋,可半颗「生命源质聚合晶体」就在他脚前,他眉头紧锁的将这半颗「生命源质聚合晶体」捡起,与自己那半颗触碰,咔哒一声,两者吸附到一起,并完美融合,见到这半颗「生命源质聚合晶体」是真货,黑A彻底懵了。

黑A看了眼太阳使徒,又凝视始终坐在椅子上的苏晓,突然想到,肯定是「生命源质聚合晶体」有问题,这东西,并不具备想象中的效果。

黑A将「生命源质聚合晶体」吸收,下一秒,他感觉到,那束缚他本源和灵魂的力量,在短时间内消融,在此刻,他完全摆脱了制造者的束缚!不仅如此,他的实力也开始缓慢提升。

纵使是黑A,脸上也不受控制的浮现笑容,他目光有些复杂的向苏晓看来,说道:“再也,不见。”

黑A说完此言,就要闪身消失,可在此之前,苏晓语气平缓的说道:“好好享受剩余的时间,毕竟,这是你最后的存在时光。”

听到此言,黑A立即脚步,皱眉问道:“你什么意思。”

“不必怀疑,你完全自由了,脱离了我的所有掌控。”

苏晓并没说谎,现在的黑A,的的确确彻底挣脱了所有束缚。

“黑A,你认为,在这世界的世界意识中,你是什么存在?原住民?客人?都不是,你是凭空冒出来的外来物,是需要被排斥出去的存在,在之后的每一天中,你会逐渐感受到这世界对你的排斥,直到世界意识达到容忍的极限,用界雷清除掉你。”

“不可能,深渊滋生物同样是外来生物,他们……”

苏晓抬手打断黑A的辩解,说道:“深渊滋生物是来自深渊,它们的因果也在深渊,这世界,还没资格排斥它们。”

“那我之前,为什么不会被排斥。”

“在判定中,你是我麾下的契约生物,有轮回乐园公证的契约生物。”

听到苏晓此言,黑A突然不说话了,眯起双眼,在那思考着。

苏晓取出一个木盒,打开后,里面是几瓶【活力原液】,他将木盒丢给黑A,说道:“之后的几天,你会越来越需要它们。”

苏晓跃到龙背上,准备离开,从始至终,他都不怕黑A脱离他的掌控,否则的话,他早就除掉这逆子。

“制造者大人,我之后应该去做什么?”

太阳使徒笑眯眯的开口。

“随你。”

苏晓留下此言,风暴焰龙双翼一展,已飞上高空,留下在那眉头紧锁,已经开始怀疑人生的黑A。

“我们做这些,有什么意义?”

黑A看向太阳使徒,听到他这话,太阳使徒笑了,说道:“当然有意义,这是赢得资格,这场争夺的赢家,从来都不是一个,是五个,你,我,沸红、暗阳、水晶姬,都有赢家的名额,只是被我们互相死磕,死磕没了几个获胜名额而已,你仔细想想,制造者到底需要我们做什么?看着我们厮杀取乐?当然不是,后续有很重要的事,要让我们去做,好事还在后面等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