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8章 棋逢对手(2 / 2)

锦衣玉令 姒锦 1700 字 1个月前

从漠北回来后,杨斐永远是这样一副不近人情的模样,黑衣罩身,半张黑色的铁制面具,看上去冰冷又无情。恍然间,当初那个鲜衣怒马,张扬爱笑,屡屡犯错又屡教不改的锦衣郎,竟似早已消失在了记忆里。

谢放喉头微鲠,“今夜你不当值。为何在此?”

杨斐慢慢朝他走了两步,飘然而下的雪影里,他颀长的身影清寂而沉暗,在雪地里踩出两排整齐的脚印,直至谢放的面前停下。

“我有事找爷商量。”

这个回答等得有点久,谢放觉得脸都快要冻住了,嘴巴似乎张不开。

“禀报过了吗?”

“没有。”杨斐看一眼火光通明的窗户上映出的两道人影,“不想去打扰,明日再说也罢。”

谢放嗯了一声,“是去锦城府的事?”

杨斐静立,看着他,“嗯。我想留下来。”

谢放略有意外,抬头看他片刻,仿佛想通了一般,叹息一声:“爷已安排了旁人留京。你我兄弟,多年来一直随侍在爷的左右,你何必离大家这么远?”

杨斐道:“我不留,就是别人留。再没有人比我更合适了。”

论能力,论忠心,他们都是赵胤一手培养的心腹,本事自不必说。论便利,相比于谢放、朱九和白执这些频频出现在人前的侍从,再次回京的杨斐,并不时常暴露在人前。一个人由暗转明容易,由明转暗却是不易。

谢放不得不承认,杨斐确实是最合适的人。

不过……

“爷并不想你再劳心。你要知道,留京比去锦城艰难许多……”

“我明白。”杨斐看他一眼,似有笑声传来,可是谢放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时,却无法在他的脸上捕捉到半分笑意。

他的脸自从受伤,已经做不出一个完整的笑容了。

“你看我这样的废人,除了好好办差,活着可还有别的意义?”

“杨斐。”谢放不认同的沉声呵止,“你为何会这么想?我……我们和爷,从来没有这么认为。你为何要自暴自弃?”

杨斐没有回答。

扶刀的手微微一紧,他静立片刻,突然换了话题。

“北狄驸马爷,唾手可得,无数人求之不得。你为何不肯?”

谢放将头偏向旁边,冷冷地道:“非我所愿。”

杨斐嗤笑,“你有何愿?成格这小丫头闹腾了一些,脾气不好,人却不坏。假以时日,等她再长几岁,性子便沉稳了下来,也是良配,一桩好姻缘。你将来未必能找到更好的。”

谢放冷冷看着他,沉默片刻,认真地道:“谢放的性命是爷救的,只愿此生侍候在爷的身侧,一生不娶,矢志不渝。”

“呵!”杨斐抱着双臂,神情淡淡,“可怜小公主要吃苦头了。”

“你心疼?”谢放冷冷睨他。

杨斐抿唇,轻哼,但笑不语。

这模样,倒教谢放想起了杨斐过往的几分模样来。这个人惯常不肯吃亏,生气就破口大骂,高兴就放声大笑,想哄他借钱时谎话连篇,耍无赖时气得人恨不能掐死他。

谢放深吸一口气,抬头望了望从枝头飘下的雪花,只觉眼窝有些温热,“早些回去睡吧。明日爷打早要去衙门,你要禀报大抵也要等到午后,不必着急。”

杨斐安静了片刻,“嗯。”

谢放朝他点头示意一下,慢慢地走向那亮着灯的房檐。

“去了锦城,多保重。”杨斐的声音轻飘飘的从背后传来,听不出几分诚意。

谢放停下脚步,回头看他一眼,“你也是。京中暗流汹涌,别逞能。警觉一些,凡事尽报,不可惫懒。有事早作打算,以保住性命为要。”

杨斐安静地看着他。

谢放沉默片刻,看着他那张脸,闭了闭眼,又轻声补充。

“比起任务,爷更希望你我能活着。”

杨斐再次轻嗯一声。

雪静静地下,寒风带来的是潮湿的气流,无声无息。

……

人要远行,总会有一场又一场的告别。

时雍的每一天,仿佛都是在告别中度过的。

赵云圳、周明生、吕雪凝、沈灏,乌婵、陈红玉,尤其是家里的亲人,陈岚、宝音、宋长贵、王氏、宋香、宋鸿……还有无数的人。到了走的那一刻,连府门前的花花草草好像都生出了感情,有了依依惜别之感。

其他人还好,都保持着克制,虽有不舍,却都内敛在心,不会徒惹伤感。唯一让时雍头痛的人,就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