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海底的宝藏,船上的枪声(1 / 2)

T500 www.t500.net,最快更新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

“企鹅号上的朋友们,欢迎你们来光芒四射号做客,这里空缺的席位还有很多,你们的朋友隆多也在这里,如今他已经成为我们未来组织的成员了,”卡布里得意的笑声在无线电通讯里回荡着:“我会好好招待你们,毕竟你们还得帮我找到我在海底的宝藏呢。对了,我刚刚看到你们打捞起我的火炮了,正好给我一起带过来,我要放在我迈阿密的别墅客厅里当做装饰。”

秧秧听到这声音看了庆尘一眼,她眼神中的意思很明确:有人要抢你东西了,弄他不?

庆尘摇摇头。

他此时反倒对这个卡布里挺感兴趣,想要看看未来组织的综合实力到底什么样。

北极号上,奇尔顿和叶塞尼亚等人,早就没了打捞火炮时的兴奋,也没了面对张俭他们时的志得意满。

要知道,就在光芒四射号出现前,这些人还一副吃定了庆尘他们的样子,以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如今,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他们这些时间行者竟然沦落到,和这个企鹅号上的船员一样,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

奇尔顿想了想说道:“我们不去光芒四射号,就待在企鹅号上,你要的宝藏我们会帮你找到的,但我们在企鹅号上工作更方便。”

卡布里在无线电通讯里笑道:“想给自己留点后路,让故事有些悬念是吗?我喜欢。。你们就待在企鹅号上吧,我等着你们找到宝藏。不要想蒙混过关哦,如果你们找遍七个坐标还没找到,那就都得死掉了。现在,就往A4地区前进。”

奇尔顿面色阴沉的仿佛能拧出水来,他现在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来解决问题,但是将宝藏拱手让人,他又不安心。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弱弱的声音对无线电通讯频道说道:“可是,暴风天气马上就来了啊,要么咱们先在浅滩下锚,等暴风过去了再勘测吧……”

此话一出,‘企鹅号’里所有人都一脸震惊的看着张俭。

谁也没想到,这种时候张俭竟然敢出来说话……

无线电通讯频道里,卡布里都给逗乐了:“这个说话的人是谁?”

“企鹅号的船长,”奇尔顿回应道。

“哦?”卡布里来了兴趣:“我看你们是捕蟹船,有没有听说过北极号。”

张俭诚实回答:“听说过,小时候就开始听说了,它有一段很辉煌的历史。”

卡布里说道:“那你知不知道它现在在哪里,我老板此时正在找它,如果你能帮我找到它,海底有金币的话,我允许你带走一捧。”

张俭继续诚实道:“大家都说它去了巴伦支海。”

一旁庆尘投去赞叹的眼神,他都是没想到张俭学的这么快,这两句回答,句句都是实话,但没一句是回答真相的……

又有冒险精神,又深得语言的艺术,如果这货是时间行者,庆尘说不定会想把张俭给拐回国内去,返祖归宗、落叶归根……

捕蟹船开动了,朝着A4区域行驶过去。

后方的豪华游艇上传来有节奏的音乐声,庆尘一回头,还看到那光芒四射号灯火通明的船舱里,还有一群身穿比基尼的小姐姐在摇晃着。

“原来北美时间行者过的是这种生活啊,”庆尘感慨道。

秧秧乐呵呵笑道:“羡慕吗?”

“不羡慕,”庆尘摇摇头:“生活的太奢靡,会让人失去斗志。这些人在表世界享受一个月,回到里世界怕是还需要适应一下那里的危险环境。”

秧秧诧异的看了庆尘一眼,没再多说什么。

五点钟,海上的夕阳余晖像是给海面镀了层金色。

奇尔顿等人坐在甲板上,无力的看着风景,却一点好心情都没有。

“现在怎么办,隆多拿我们当加入未来组织的投名状,那么卡布里肯定知道我们是什么实力、带了多少武器,”叶塞尼亚担忧道:“塞拉,我早就跟你说了隆多这个人靠不住,你偏不信。”

塞拉是他们团队里的另一名年轻人,跟叶塞尼亚有点暧昧关系,但还没发展成情侣。

叶塞尼亚也是精明,她私下里接受团队里所有男性的好意,但是谁也没接受。

此时,奇尔顿用拳头敲了敲甲板:“现在不是埋怨队友的时候,我们要团结起来想出一个对策,好在来的是卡布里,虽然他是C级高手,但C级高手也不是无所不能的,我们还有机会!”

其实奇尔顿也不知道他们的机会在哪,但他作为这个团队的领导,自然不能说泄气话。

叶塞尼亚冷笑道:“之前我们跟隆多说好了,兵分两路,是奇尔顿教授你让他过来汇合的,如果不是你让他来汇合,也不会有这种事情。”

“够了,”奇尔顿愤怒起来:“相互埋怨能让我们逃过一劫吗?!”

“大不了我也加入未来!”叶塞尼亚针锋相对的说道。

“你以为你加入未来就能有好下场?”奇尔顿冷笑道:“那卡布里是什么人你不知道?而且,隆多背叛过你,你加入未来后他会天天惴惴不安,生怕你在未来组织里报复他,所以为了不让你报复,他肯定先对你下手。不要再吵了,我可以不计较你刚刚说过什么,我们现在要团结起来。”

叶塞尼亚嘀咕道:“我们就这么几个人,团结谁,团结那几个脏脏的乡巴佬船员吗?”

庆尘:“???”

秧秧:“???”

他们这边还在看狗咬狗呢,完全一副吃瓜的模样,却没想到这女孩竟是突然把他们也给扯上了。

关他们什么事?!

然而奇尔顿思索片刻,便对张俭、庆尘说道:“请你们原谅我队友的无礼,但现在我们企鹅号上的船员必须团结起来,虽然你们可能觉得和你们没什么关系,但卡布里此人心狠手辣,找到宝藏后为了防止泄密,肯定会杀光企鹅号上的人。”

庆尘心说,卡布里杀企鹅号的人,跟我们北极号有什么关系。

不过,他知道奇尔顿在想什么,这些人里只有叶塞尼亚是最安全的,因为她可以直接丢下所有人跳船逃生,所以说话才有恃无恐。

但奇尔顿等人不行,他们想要逃走就必须乘坐‘企鹅号’,所以奇尔顿要想办法把庆尘他们忽悠过来,配合他们的行动。

张俭等人面面相觑,庆尘带头走过去坐在甲板上。

大家一看庆尘都动了,那就过去吧。

这时候,奇尔顿才隐隐发觉有些不对,明明那个叫张俭的才是船长,但这企鹅号上,怎么好像是这亚裔少年说了算似的?

不过,他现在没空想这些了。

奇尔顿看向张俭:“船长你好,你说暴风两天后就要来了是吗?”

他隐约觉得,这可能是他们逃离的机会。

张俭认真说道:“天气预报未必精准的,也可能明天就来,也可能后天才来,只不过我们捕蟹船一般听到这种预报,都会直接返程,而不是继续前进赌它到底什么时候来。你们可能不知道,泰坦尼克号其实就是在这北大西洋撞冰山沉船的……”

其实,张俭说的有点偏差,泰坦尼克号沉船的具体坐标在他们南边一些,但南边更温暖的地方都遇见冰山了,这里更不用说。

再往北,有些地方得用核动力破冰船才敢保证安全。

这是全球气候最恶劣的地方之一,并非危言耸听。

张俭继续感慨道:“当初泰坦尼克号出海的时候,我就大喊别去别去,会沉船的,嗓子都喊哑了。他们不仅不信,还把我赶出了电影院。”

奇尔顿:“……”

庆尘:“……”

秧秧:“……”

奇尔顿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搁这说脱口秀?!

他想了想问张俭:“如果暴风来了,我们有机会甩脱光芒四射号吗?”

“甩不脱,”张俭摇摇头:“风暴来的时候,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把船头迎向海潮来的方向,然后下锚。”

“然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