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七十九章 欺软怕硬荆人弃(1 / 1)

T500 www.t500.net,最快更新东晋北府一丘八最新章节!

刘道规轻轻地摇了摇头:“现在鲁宗之还一直没有派兵前来与我们会合,甚至不知为什么,对于桓谦过境没有进行强力的阻击,我们必须要做好鲁宗之倒戈的准备,这三万江陵的守军,几乎就是我们的全部实力,若是与妖贼一战而败,那这江陵城,也是守不住了。”

说到这里,他勾了勾嘴角:“妖贼横扫湘南,西北两路贼人又肆虐荆州各地,我们几乎只剩江陵一座孤城的时候,却主动拔营撤离,你们真的认为,是要去合兵一处,强攻建康吗?”

檀袛的眉头一皱:“那按道规你的意思,妖贼是想故意诱我们追击,好在路上伏击吗?”

刘道规点了点头:“这种打法妖贼常用,他们最擅长的就是诈败逃跑,然后引诱追击,再设伏大败追兵的打法,当年对谢琰时用过,谢琰全军覆没,而我大哥从海盐追击撤围的孙恩大军时他们也用过这招,因为鲍嗣之这个前锋的冒进,也让大哥差点败亡,这些教训都是历历在目的,袛哥你当年也参加过海盐追击战,应该有印象吧。”

檀袛叹了口气:“那次真的是险之又险,所有人都以为肯定没命了,亏得寄奴哥临危不乱,面对妖贼的包围,还让大家去剥战死将士的衣甲,不设防备,反而吓得妖贼不敢轻举妄动,最后一个齐射吓得妖贼全部逃蹿,这才有了敌前撤退的机会,要不然,只怕我们这里大多数人,都没机会在这里说话了。”

刘道规正色道:“所以,我认为这次妖贼退军撤围,不是因为要全力攻击豫州的希乐哥,虽然我们现在断了和豫州方面的联系,但是以我对希乐哥的了解,豫州不是这么好打的,他之前可是准备了北伐的精兵和粮草,兵力集中,和江州匆忙应战的无忌哥情况不一样。而且他不太可能再次在水战迎战妖贼,一定是出兵陆地与妖贼决战,以我们北府大军的陆战能力,不是妖贼正面可以抵挡的,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要有足够的定力,先守好荆州,而不是匆忙之间追击妖贼。”

檀道济点头道:“道规哥说得非常正确,只要豫州的希乐哥不是主动求战,而是扎营以待,妖贼想要突破豫州防线非常困难,现在江州虽失,但是广固已经围攻了这么久,想必寄奴哥也会加紧拿下,然后回师讨贼,只要我们这里牢牢守住,那三路大军合击妖贼,他们是无法抵挡的。但若是江陵有失,妖贼有了荆州这个稳固的后方,那可就难说了。就算要平定妖贼,也得需要长年累月的战斗才行。”

王镇之叹了口气:“话虽如此,但是作为荆州的守将,岂能就这样坐视妖贼来去自如呢?刚才我们还指责雍州的鲁宗之不去截杀桓谦的兵马,现在换到自己,不也是在做同样的事?”

殿内陷入了一阵沉默,刘道规看向了王镇之,说道:“那按王司马的意思,我们现在应该如何呢?”

王镇之正色道:“刘刺史,你新来荆州,可能不一定了解本地人情,而下官在此地多年,对荆州的人情还是了解一二的,有的仗,必须要打,这不是胜负的问题,而是一个态度的问题,如果换了是在吴地,那选择坚守不战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在荆州,如果对敌不战,纵寇不追,那可能会面临更大的麻烦。”

刘道规若有所思地说道:“是啊,这里毕竟是桓氏经营数十年的老巢,虽然桓楚已经灭国数年,但是各地的豪强和士民心向桓氏的还是不少,要不然桓谦也不会闹出这么大的声势,要不那个郭寄生也不会有实力起兵响应。但越是这样,我们不应该越是先讨平桓谦,郭寄生这些本地乱党吗?妖贼毕竟不会在此久留,而且赌上所有荆州的军团跟他们决战,胜负难料,万一失利…………”

王镇之摇了摇头:“刺史大人,所以说你还不是完全了解荆州的人心,这里自楚国以来,就是民风强悍,崇敬英雄好汉,当年桓氏在这里经营良久,可是桓玄从建康败归之时,也是四处召兵买马,折腾了几个月也才有二万左右的部队,可见大多数的豪强并不支持他,反观桓振,只有数十手下时,却敢夺取江陵,然后几乎整个荆州响应,旬月之间就众至数万,这是为何?”

檀祗笑道:“因为桓玄是个懦夫,座舰后面永远放着小船,没打就想着逃跑,而桓振是条好汉,打仗身先士卒,做大事不惜性命,换了我也愿意追随啊,这点象极了寄奴哥,虽然是敌人,但也值得尊敬。”

王镇之正色道:“这就是了,荆州这里的人向来是佩服英雄好汉,而鄙夷那种胆小鼠辈,之前我举全家之力,募集乡勇与那苻宏的贼军对抗时,开始也是屡战屡败,几个兄弟和儿子都兵败身死,但我仍然死战不降,反而周围几个县的豪强都派兵前来相助。”

“这就是荆州人,不怕输,但就是看不起懦夫软蛋。如果刺史大人只派兵去平定相对好打的各地贼人,却面对刚刚大胜的妖贼大军不敢战斗,那不仅守土失责,有纵敌之罪,更是会失尽荆州人心,只怕这乱党贼人,会越来越多,到时候就算妖贼不来攻打江陵,光是桓谦的部下,也难以应付了。”

檀道济点了点头:“荆州人确实是这种性格,我们北府军这几年镇守各地,也有这种感触,别说其他各地的豪强,恐怕就连这江陵城内的富家大户,也是在看我们的表现呢,若是不战,只怕很多人会趁机暗通桓谦,我同意王司马的观点,消灭了郭寄生之后,对妖贼,还是得追击一次的,胜负另说,遇伏即退,这样就算妖贼有埋伏,也不会造成大的损失。”

到彦之以拳按胸,沉声道:“卑职愿率所部人马一起行动。”

刘道规点了点头,看向了王镇之:“那就有牢王司马,带领二位将军出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