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众生现状(1 / 2)

外星眼 文达 3791 字 1个月前

T500 www.t500.net,最快更新外星眼最新章节!

阖外甲来到地球X年,他觉得自己已经从各个层面的地球人的男女老幼的言行中掌握了翔实的资料——包含文字的、音频和视频的,可以通过这些素材提炼出高质量的博士论文交给导师了,因此,他决定不久即启程“回球”。在回去之前,他要用他的仪器最后扫描并记录一下他几年以来朝夕相处过的一些地球人的代表——

麦肯马国的女总统黛头莎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和她提拔不久的参谋总部部长泰格鲁视频通话刚结束。心语:这小子功夫不错!看来和同性或者异性结合各有千秋,到底选择谁?下届总统竞选已经拉开序幕,可以确定地是:选民对你在任上发动了几次战争,杀了多少人,你的信仰是否改变等等是不太关心的。那么,作为女总统,选民们关注的是什么?是性取向?对!

黛头莎得意地笑了,快速打开总统网页,果断地在网上调查一栏中写道:“您希望总统找到的另一半是同性还是异性?”在这一句话的后面,还附上了一对帅哥美女的模拟画像,参与调查的网民们可以在他们认同的画像身旁的小框框里打勾。

阴沉的秋日,墓园中葱绿的树高低错落,有少数的麻雀在枝叶间叽叽喳喳;甬道旁的灌木上,有少量花朵点缀。空中,时有几只灰鹤或白鹭飞过。时胄、观庄、时胤、管云来到立着比他们还高出一头的墓碑前,碑上用碗大的字镌刻着“大将军时士之墓”。时胤拿来一堆花花绿绿的纸钱点燃,把用纸糊扎的别墅和几辆汽车的模型还有好几张女人的画像一起投入纸钱堆燃起的大火之上。

看着最后那张笑得不自然的女性照片制作的画像,时胤的心语:念琢,这是我用你的照片特别制作的。是你最后陪伴了老爷子,暂时还是让你陪着吧!你不要笑我的老婆还没有你漂亮,但我能很方便地在外睡到靓妞。另外就是求你不要再在梦中吓唬我了,求求你!

时胤的脑中闪现出他设想的念琢临终的病弱之态,还有污血从念琢的口中流出来的可怖画面。

时胤蹙眉,闭上眼睛,打个寒噤。

时胄和观庄并排下跪磕头。时胄的心语:老爷子,保佑我还能官升一级,有了官不愁财富,但一定得保佑美女糜歆给我怀的女儿按时出生,健康成长,聪明美丽!

观庄下跪磕头。心语:典型的迷信形式主义!烧这些有什么用?完全不像有文化、有身份的人的所为。

轮到时胤和管云磕头。时胤的心语:爷爷,我现在虽然已经属于部里中层官员中的最末等,但您要保佑我升得顺利,比老爸早几年达到他的级别。另外就是求您给念琢做工作,让她不要再在梦中吓唬我了!至于她和我的恩怨,您不懂,她懂的!

管云的心语:老爷子,我的官职有我的老爸顶着,不要您的保佑,我求您保佑地是我能够得到真正的爱情,顺利地为您添个重孙。

时胄一家走向两辆汽车,时胄对时胤和管云一挥手:“你们先走吧,现在赶到机场刚好。”

时胤钻进了汽车,管云对时胄和观庄挥挥手:“爸爸妈妈保重,再见!”然后也上了车,汽车开走了。

时胄夫妇对儿子和媳妇挥了挥手也上车回市区。汽车开了没多久,进入闹市区就走不动了。

“嘿,怎么了?”时胄问司机。

司机打开自己面前的显示屏,视频图像是满街的人,有的举着横幅,上面依稀可辨的只有“毁”和“饭”两个字。有的人在呼喊着什么。解说的声音:“今天,市中心的广场上有一群人集会,没有多久,人不知怎么越来越多,堵塞了市中心的主要街道,围住了州政府大院……”

时胄对司机说:“快,现在还可以退,转到僻静的路上去,马上把车牌换了!”

司机应了声“好”,立即掉头,把车在一处公厕边灌木丛茂密的非机动车道上停住,快速下车去换牌。这里时胄立即用车载的电话拨打包子的电话,车里的视频自动关闭了声音。包子马上接听了:“州长,我是包子!”

时胄问:“怎么回事?”

包子:“一大群清早赶来抗议的人群堵住了州府的大门……”

“抗议?TMD又抗什么,议什么?人多不多?”时胄一鼓眼,急促地问。

“看到他们打着的横幅写着什么‘乱建乱挖毁民财’、‘保住我们的饭和菜’、‘我们要好过,子孙要好活’、‘官府官腐百姓苦,消除贪腐百姓福’等等。人一群群的,还不断有人加入,很多。”包子答。

“他们没有进我们的办公大院吧?”

“没呐,我们的门警加强了力量。他们看来也没打算进去,只是挡住大门。”

“有警察和其他部门的头头脑脑去处理吗?”

“有,但是作用不大!”

“噢!有什么新的变化要立即报告我!”听到了包子的应诺,时胄马上关掉了和包子的通话,接着拨打涂图的电话,好不容易才有人接听。

阖外甲感到奇怪:他们的这种电话怎么都迟迟没有人接听?这个涂图在干什么?于是,他立即搜索并隐身来到了涂图的身旁。涂图此刻正在素雅宾馆糜歆的套房里,糜歆头发散乱地瑟缩在沙发的一端。涂图在接电话:“是呀,我知道,你还以为你的那些看家狗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对,我已经请示了上面,我的人已经上了,老兄你放心,晚上你就可以回你的官邸安心抱妞睡觉,哈哈……但是,你要听我的,现在不要到处乱跑……对,躲起来!你要是被人家抓住了,我再把你夺回来那可就难啦……就是嘛,人家把你解决了,上面还不是照样派人来当州长……好好!嗯,你听我的电话,到时候我会派人去接你回府的!再见!”

涂图淫笑着走过来坐到糜歆旁边:“来,美女,不要怕!”

糜歆颤抖地说:“司令,我求、求您,不、不要,我已经怀孕了。”

“嘿嘿,不打自招!我听说你是来给州长当秘书的,怎么怀孕了?因为你漂亮,人家把你悄悄地包着养在这个宾馆里了。怀孕了,不就是怀的时胄的孩子吗?我又不是比他的官小,让我进入看看他的孩子有什么不可以?我们是裸体朋友呐!裸体朋友你知道吗?就是可以全luo在一起玩的孩童时期的朋友!来吧,你这么漂亮,我既然遇到了,不玩一次我会悔恨到死的!”

糜歆打着哭腔:“求求您,您不一定要那样……”

“你的意思是我不一定来真的?哈哈……!”涂图大笑起来,“这使我想到一段真实的情景,虽然有几十年了,但仍然记忆犹新,说给你听:那时我才十多岁,有天我走过一个小巷,看到一群狗在那里吵吵闹闹,稍近了看到,是几条公狗争先恐后地在上一条母狗。当然,那些公狗是一条条的轮流来,可没有哪一条公狗和那条驯顺的母狗缠在了一起。你知道这是为什么?”

糜歆害羞地低下头,没有吱声,心语:这个老色鬼,和我说狗交配的事干什么?那个老色鬼不在这,我跑不了……

涂图嘻嘻地笑着,抓住糜歆的一只手说:“你不可能猜得到!原来那条母狗的主人给它穿了裤子!哈哈哈!”笑罢,伸手来要解糜歆的裤子,“所以,你现在必须要脱掉裤子!”

糜歆尽力用手抵抗着:“您别,那样我会、会流产……”

“哈,那就更不怕了,他可以重新下种嘛!”涂图说着,开始强行脱糜歆的裤子了。

突然,糜歆现出了手中的一把小水果刀,对着自己的脖子:“涂图,如果你不住手,我就死在你面前!”心语:为什么要让我遭受这样多的痛苦?不如现在就了结了!

涂图一惊,果然住了手,轻轻点点头:“好,我住手。你别这样!”

在糜歆的犹疑中,涂图突然以军人的迅猛动作,夺下了糜歆手中的小刀,把它丢得老远,继而恶狠狠地:“我不知道时胄那老流氓有什么值得你为他坚守的!”说完,不顾糜歆的反抗,使用蛮力褪下了她的内裤,对她使用了一些weixie的动作后,愤愤然扬长而去。

阖外甲再来看时胄他们。车载电视的声音开得很小,电视画面仍然是愤怒的人群在州府周围繁华的大街上游行。

观庄试探性地问:“你不可以调直升飞机来把我们接走?”

假寐的时胄仍然闭着眼睛说话:“涂图要我们不要乱动。直升飞机来不是暴露了我们吗?再说,我们飞到哪里去?自投罗网还是流亡外地?”

司机提着一塑料袋食品进车里来,他对着时胄夫妻摊开袋子,现出里面的水果和饼干等:“来吧,先吃点填填肚子。”

时胄很快地拿起一个苹果啃起来。

观庄见状咕哝道:“不洗下吗?平素那么讲卫生的!”

培府大厦的地下停车场里,土生和艾媚的车相继停好,土根和水妹把放在车内的包裹提了下去。艾媚的车载着蒯玖母女俩,她们下车以后,艾媚和蒯玖把车内的两个包分别提了,甄幽空着手正要和母亲她们走,土生对她说:“你不能空着手呀,来,我的后备箱里还有东西呐!”

甄幽爽快地:“好,我帮你,但我提不起大的哦!”

艾媚故意吓唬甄幽:“你去,你土生哥哥就是要用大包压你呐!”说着,和土根他们3人朝电梯间走了。

土生打开汽车后备箱,低声对甄幽说:“珍珍,你今天真的去消毒院接我了,我很感动。”

“我说过要去接你的,说话当然要算数!”

“感谢你!”土生悄悄问:“可以抱抱你么?”

甄幽稍稍迟疑了一下说:“嗯——好吧!”

土生借着弹起来的汽车后备箱盖子的掩护,快速地拥抱了甄幽。甄幽激动得呼吸短暂地停顿了两下。

土生的心语:真是纯真的女孩!这么简单地抱抱就呼吸短暂地停顿了几下,要是接吻呢?

土生又耳语着问:“可以吻你一下么?”

甄幽果断地:“不,我还小,你等啊!”

土生用一只手在甄幽的脸上快速地摸了一下:“好,我等!”然后把一个小袋子递给甄幽。小袋子里发出不太清晰的“哗哗”之声。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哗哗响?”甄幽问。